米罗江浪打浪

专职右米,可拆不逆,不吃无差。偶尔诈尸,只推圣圈。

【隆米】真相是假

曾经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,像影子一样没有分量,也就永远消失不复回归了。无论它是否恐怖,是否美丽,是否崇高,它的恐怖、崇高以及美丽都预先已经死去,没有任何意义。


——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




正文




那些男下属凑在一起嘻嘻哈哈打趣的时候,加隆正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酒杯,不是多高档的KTV,沙发是几年前的旧款式,垫子表面有些酒渍斑点,硬韧的触感也毫无舒适可言——算了,他想,就当做是体恤下属与民同乐。


他挥挥手拒绝了凑上来的陪酒小姐,却险些被蹦上来的男秘书吓了一跳,男秘书脸颊泛红,呼吸中都带着浓重的酒气,显然是喝多了。


加隆不着声色地往后靠了一点躲避酒...

【隆米】一个cp饭的自我修养

灵感来自《我磕了我对家x我的cp》

感谢这篇高质量的文给了我脑洞

感谢原作者

感谢给我推这篇文的姐姐


正文


我,是一个冷酷无情的追星girl。


我不买本命的周边,不在各类纸质杂志或是大小屏幕上舔我爱豆的颜,也从未给他应援过,除了偶尔在微博上给他刷刷屏投投票之外,毫无贡献,白票又厚脸皮,堪称饭圈毒瘤。


而这只是二次元的我。


三次元的我是爱豆本人的生活助理,负责跑腿点外卖带奶茶,近距离观察神颜的同时,还可以若无其事地搭个话,就像下面这样:


我:罗哥饿了吗?


爱豆:有点饿诶。


我:要不我点个外卖,还吃上回要那个冒菜吗?


爱豆:行,就是…...

【米罗中心】天蝎宫记事2(三)

大信实践课大型懵逼现场



刺猬头男子一副见了鬼的样子,他不可置信地看看我,又看看我姐,再看看我,再看看我姐。


“你、你们在干什么?!”


我们也没干什么呀。(๑•̀ω•́๑)


“你把手撒开,莫挨她!”刺猬头说着就要上来扒我手,我当时就不乐意了,我跟我姐诉会儿衷肠怎么滴了,他算老几?敢管我们黄金圣斗士的事儿。这天上地下的斗士,不是我说,没一个敢管雅典娜麾下圣斗士的破事儿的,他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跳出来的德行在我们的世界,往好听了说叫勇士,用大白话说就是傻逼。


我噔一下站起来,把我姐和儿子护在身后,估摸着肯定是一个撒酒疯的见我老姐的美色起意,于是我毫不客气...

【米罗中心】天蝎宫记事2(二)

小胖蝎子好可爱喔😉




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。正如我无数次在梦中看见圣域报社被我一锅端了一样,单亲爸爸带着孩子寻找真爱,即使是在热情洋溢的米洛斯岛,也是没有那么容易的。


我身穿长衣长袖,努力地朝每一个经过我的热辣美眉微笑,我的儿子也趴在我的肩头向那些预备后妈们微笑,然后那些漂亮美眉们就像看到鬼一样离我八丈远。


我很不理解,我儿子多可爱,不仅卡妙想给它做冰屋,就连教皇,就是那个抠得连自己亲生弟弟都坑的老大,都舍得给我报销儿子的保暖费伙食费外卖费。更别提我们圣域那群黄金兄弟们,爱我儿子爱得跟自己眼珠子似的,沙加都不介意它爬他身上,要不是儿子跟我长得一模一样,我几...

【米罗生贺】天蝎宫记事2(一)

团子生日快乐!




生活不仅眼前的苟且,还有来自教皇厅的苟且。


老大在兄弟们面前对我大夸特夸,说我在圣少女里面对衣着暴露的御姐面不改色,毫不动容,伸指甲就戳,圣域就缺我这种男女都下得去手的人才。


兄弟们脸上露出丧心病狂的笑意。


我忍辱负重地低头跪着,脑子里忍不住回想起拉达曼提斯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我说“你喜欢打女人?”的场景。


妈的这个毁我名誉的混蛋。


老大继续说:“米罗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。”


什么任务?


“啊?老大你能不能再说一遍?”


老大今天脾气出乎寻常的好,于是他又跟我说了一遍:“六分仪座最近发现米洛斯岛那里磁场有些不稳定,怕...

【米罗生贺】瓶中火

第三者视角

我流米罗,我流黄金

粮食向

正文

他的眼睛里有着火焰般的光。

我单膝跪在地上,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就惶恐地移走了视线,心里虽然遗憾没有看得更清楚,但表面上仍是装作很认真地看着面前石板上的灰尘。

他似乎在和其他的黄金圣斗士们聊着什么,微小得几乎听不见的话语顺着风一点点钻进我的耳朵。

我身上的圣衣细不可察地颤动了一下。

想接近他。

想和他并肩。

想和他平等地对话。

想仔细看看他眼里的火焰。

平常人眼里象征着荣耀的白银圣衣在此时却成了累赘,沉沉地拉着我的幻想往下坠。

我只是一个白银圣斗士而已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当我第二十次从天蝎宫门口走过时,他终于开口叫住了我。...

【米罗生贺】梦游仙境吟留别

黑童话,吐槽风。

魔改了爱丽丝梦游仙境。

雷,雷,雷。

ooc,ooc,ooc。

正文

晚安,祝你好梦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米罗知道自己陷入了梦境。

他在清晨的草地上醒来,露珠沾湿了他的卷发,身上的侍者服随着起身的动作显出些褶皱,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抹平。

好像有哪里不对,米罗一边拍着身上的草屑一边想。

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。

黑色小马甲加白色衬衫,领口处还有个蝴蝶结。

……

卧槽我圣衣呢???

卧槽这是哪???

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四周是茂密的树林,空气很潮湿,天气很凉爽,跟希腊夏季炎热干燥的地中海气候完全不一样。

米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森林特有的清新味道充斥了他的鼻...

【米罗生贺】我米罗不要面子的啊

因为学业压力过重

作者终于变态了

下文含神雷,画风突变以及虾扯蛋

请谨慎阅读

summary:在某年某月某日,米罗终于发现了他有玛丽苏潜质这件事。

正文:

“我靠,”加隆看着我说,“哥你看看,米罗终于放飞自我了。”

“诶,哥看见了我的弟,”老大也看着我说,“我早就知道,唯一一个能在圣域里活下来的正常人,只有高尚伟大的教皇。”

紧接着他的眼神就滑到我手上,“你们这些小年轻,不行啊。”

我也看着自己的手,情不自禁地把它翻过来又翻过去。

我怀疑这根本不是我的手,因为我快被自己的指甲闪瞎了。

你见过七彩的指甲吗?

我见过,就现在,我手上。

七彩的指甲。

就像彩虹小马。

“...

没……没写完……

GACHA二次元社区:

如果当年学校有【催更】这门课,老师们大概都会这么说[doge][doge][doge]

来,【感受一下现场氛围】→

【隆米】病名为爱

跟风作,勉强算甜饼,言情风没有情,慎读。

小言,小言,小言。

ooc,ooc,ooc。

当作者大发慈悲不折腾他们时他们是什么样的。

魔改了希腊神话中赫拉克勒斯和涅索斯的故事。

正文

当米罗击杀那只半人马的时候,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小。

这使他花费了一点时间才走进溪流中,扶起无力瘫坐在尸体旁的女孩。她身上亚麻制的长裙已经被水浸湿,紧紧贴在年轻的身体上,米罗皱了皱眉,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她。女孩哆哆嗦嗦地将外套系在腰间,隐秘地把紧攥着的手往身后缩了缩。

米罗并没有留意到她的小动作,看着女孩在湍急的河水里几乎要跌倒,他出声提醒道:“慢一些,站稳点。”

他一手勾住女孩的腿弯,一手揽住她的肩膀,把她横抱起来,无视水流的阻力向...

©米罗江浪打浪 | Powered by LOFTER